常宗林,淄博篆刻,瓷刻,书法

淄博常宗林篆刻研究院|春秋砚铭博物馆

示例图片三
网站首页 > 相关报道 > 文化趣谈
cc国际网投手机版网站

瓷刻作品《九江口》

常宗林,淄博篆刻,瓷刻,书法,春秋砚铭博物馆

《九江口》袁世海饰张定边

瓷刻作品《九江口》采用1958年袁世海演出第六场“江边救驾”的剧照。主人公身着打渔人的服装,独驾小舟,白须垂胸,大气凛然。载体选用42cm深褐色釉面瓷盘,之所以选用深褐色釉面来创作张定边这壹形象,是考虑到釉面的颜色更符合“夕阳照枫林红似血燃,秋风起染黄昏??”的场景。主体布局中心靠右,画面左边大面积空白,借助釉面的颜色衬托出“秋日黄昏、枫林如血”的画面,营造出主人公“急于救主,心急如焚的”心境。用点刀法刻画人物的面部、衣服,用切刀法对胡须做大面积处理,用点刀法和切刀法综合处理蓬松的丝绛。主人公的右侧部分做深度雕刻,借助瓷盘白色的胎质和深褐色的釉面对比,营造出光影的效果,使画面更加生动传神。

《九江口》壹名《忠义臣》,又名《火烧陈友谅》、《鄱阳湖》、《张定边》,与《明英烈》第三十回《康茂才夜换桥梁》故事有相似处。《九江口》最早以号称“八大红生”之壹的程永龙先生(1873-1946)首演,只是那时的剧本过于粗糙。1959年中国京剧院范钧宏(1916-1986着名剧作家)加以改编,共有 “席前三盘”、“闯宫”、“大闹花堂”、“摘帅印”、“孝服拦马”、“江边救驾”等六折。1958年中国京剧院首演,由袁世海饰演张定边,由着名小生叶盛兰饰演华云龙。《九江口》曾经有李万春的老生和袁世海的净角两种演法,只是后来袁世海饰演的张定边更加传神,老生演法遂之逐渐被人淡忘,《九江口》也就成为以“净角”为主的京剧剧目了。

剧情:元末,群雄并起,割据壹方,北汉皇帝陈友谅与吴王张士诚结为姻亲。陈友谅遣胡兰前往,迎接张仁前来与女儿成婚,约定九月重阳合兵共灭朱元璋。途中,胡兰、张仁被朱元璋擒获。刘伯温用计,劝降胡兰,派大将华云龙冒充张仁前往北汉诈亲,被北汉大元帅张定边识破而展开的壹场激烈斗争,歌颂了张定边的忠直忘我、百折不挠,赞扬了华云龙的英勇无畏、机智沉着,批判了北汉王陈友谅的贪功麻痹、主观轻信,顺便鞭笞了降将胡兰的贪生怯懦、反复无常。全剧矛盾尖锐、情节曲折,人物形象性格鲜明,是壹出有口皆碑的好戏。 

袁世海(1916-2002),原名瑞麟,着名京剧架子花脸演员。他八岁拜许德义(1882-1944京剧名武净)为师练功学艺,又向吴彦衡(1904-1974武生)先生学习老生。1927年入富连成科班学,艺名袁盛钟。初学老生,后随叶福海(生、卒不详,京剧教师)、裘桂仙(1878-1933京剧名净)等先生学花脸,改名世海。1934年开始登台演出,1940年拜郝寿臣(1886?1961)为师后,技艺更见精湛,成为郝派传人。他成功地塑造了各种性格的人物形象,尤其他主演的十余出扮演曹操的剧目赢得了观众广泛的喜爱,把壹个既奸、权、疑、诈,又文武双全、有政治谋略的曹操演得活灵活现,被观众美誉为“活曹操”。他开创了以架子花脸主演大型剧目的先河,使架子花脸艺术达到了新的高峰,形成了袁派表演艺术的风格体系。代表作有《盗御马》、《论英雄》、《将相和》、《李逵探母》、《坐寨盗马》等。

《九江口》壹戏,袁世海早在科班时期就演过,是由程永龙(生、卒不详,外号泥胎老爷,善演关公戏)的弟子、袁世海的师兄刘喜义给他传授的。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,正值袁世海艺术的鼎盛时期,他吸收了麒派的表演特色,念白声如洪钟浑厚而又清晰,唱腔韵味醇厚老道。壹段{二黄三眼}“看夕阳照枫林红似血燃,秋风起染黄昏死也凄然??”。加上他丰富生动的表演,把老帅张定边的英雄气概和忧伤复杂心情表现得恰到好处,感人至深。袁世海把《九江口》视为生平绝作,可以说倾注了他壹生的心血。《九江口》壹戏的成功,还得益于他的搭档、饰演华云龙的着名小生叶盛兰的衬托。在剧中叶盛兰虽是配角,却把华云龙演绎的光芒四,正是两位大师的倾心合作,才使《九江口》成为中国京剧院的巅峰之作,也成为袁世海艺术创作上的又壹个高峰。


Powered by MetInfo 6.0.0 ©2008-2019 www.MetInfo.cn